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天下书库”,网址永远不丢失!

天下书库欢迎您!| 短信息| 我的书架| 会员中心

第八章 尾声

(第1/2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整章阅读       
    12天后,乌姆盖娅长老率领百人会及海人代表迎接雷齐阿约归来。撒母耳长老已经不在了,她在8天前死于虎鲸之口。

    乌姆盖娅也是一只雌性海豚人,属于海豚人中比较少见的糙鼻海豚。她说:欢迎雷齐阿约归来。我们已经知道路途中发生了一些意外,虽然是在圣禁令保护下,苏苏、约翰和索朗月仍然不幸遇难了。请你节哀,在海豚人社会里,这种夭亡是经常遇见的。

    拉姆斯菲尔黯然说:我才是害死他们三人的凶手

    乌姆盖娅很快截断了他的话头:请不要过于自责。你永远是两族人的雷齐阿约。

    拉姆斯菲尔苦涩地重复着:雷齐阿约,雷齐阿约它永远都是我良心上的一根尖剌么?

    乌姆盖娅转了话题:香香和岩苍灵送回的窝格罗已经供在你住的水下岩洞里了,我们想,只有你最有资格和它通话。

    拉姆斯菲尔想到自己进入窝格罗时的所见所闻:外星人对类人猿杀戮行为的厌恶,对海豚族的喜爱他说:不,窝格罗本来就是属于你们的,我对它没有任何权利。

    乌姆盖娅长老笑了:实话对你说吧,我们是把麻烦推给你了。那件礼物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又美味又有剌的毒海胆。我们知道,它能为海豚人社会带来几百万年的科技进步,但如果这种进步一定伴随着战争、暴力、卖淫、强奸等丑恶,我们宁可不要它。雷齐阿约,以你300岁的睿智,一定能抵挡它的诱惑。请你尽量与它交流,帮我们找到一个妥当的处理办法。她郑重向拉姆斯菲尔行礼,雷齐阿约,有劳你了。

    拉姆斯菲尔曾是非常自信的人,但经过这一段的风波,他已经不再相信自己的睿智了。不过他很感激长老的信任,无法断然推托:那好吧。

    海豚人把他们送到那个水下岩洞的洞口就告辞了,四个海人陪他进洞。这次进洞与以前不同,那时这条长长的水道越走越黑,快到尽头时才能看见透光洞里进来的微弱的蓝光。现在呢,洞口的阳光还没变暗,前边的白光已经显现。越往前走,白光越强,似乎把岩壁都变成了透明体。他们游到头,从水面上探出脑袋,那个发着白色柔光的圆球就放在当年索朗月经常卧着休息的石槽里。白光在洞内游动,圆球本身也溶在白光里,看不清边缘。虽然光芒很强,但并不剌目,反而使观看者有一种很舒适的感觉。四个海人敬仰地看着它。他们把拉姆斯菲尔送上岸,弗朗西斯恭恭敬敬地向他鞠一躬,说:

    雷齐阿约,我们同你告辞了。以后,我们还会致力于海人的强大,但是那艘核潜艇我们不会再想它了。

    拉姆斯菲尔苦笑道:对,你们做的很对。忘掉它吧,那是我带来的魔鬼的诱惑,我负责再把它收回去。

    四个海人跳下水,游走了,拉姆斯菲尔能觉察到他们在尊敬外表下的疏远。他不禁想起年轻时见到的那位拒绝同他握手的激进的和平主义者。那天,那个人的乖僻行为惹起公愤,不得不尴尬地离场。但他走前说过一句话:

    对某种信念走火入魔的人,常常会泯灭最起码的是非界限。可惜,我们绝大多数人难以逃脱这种魔力。

    当时没人把这句话放到心里。只有到这时,在经历了300年的风风雨雨后,他才意识到这句话的份量。是啊,那些对保卫民主政体的信念走火入魔的人,会心情坦然地按下核发射钮;对保卫嫡长子继承权走火入魔的人,会不远万里去寻找已经被历史抛弃的核武器。正因为他的走火入魔,害死了苏苏和索朗月,害死了约翰。他走到哪里,就把不幸播撒到哪里,简直成了一个万人共厌的瘟神。海豚人社会并不完美(他还能忆起在索朗月断尾后他束手无策的痛苦),但总的说,这是一个健康昂扬、明朗自信的社会。他们不谋求对自然的绝对控制,甚至用随时被吞吃的痛苦来磨砺社会的清醒。他们是陆生人文明的继承者,同时断然扔掉了陆生人的恶习。自己为什么非要把他们当成异类呢。

    乌姆盖娅和杰克曼夫妇常来看他,同他聊天,尽力驱走他的烦闷。他很快和两人建立了信任,建立了良好的私人关系。但无论如何,这些人与苏苏和索朗月是不能相比的。他们只能走进拉姆斯菲尔的客厅,而苏苏和索朗月能走进他的内心。

    曾有一次,杰克曼试探着问,你这样独自生活太凄苦,是否允许我们为你再找一个妻子?拉姆斯菲尔的脸色刷地变了,几乎不能掩饰他对杰克曼的恼怒。杰克曼和乌姆盖娅看出来了,赶忙扯开话题。其实拉姆斯菲尔不是对杰克曼生气,他知道杰克曼的用心是好的,只是在仇恨自己。他已经害死了两个妻子,逼走了一个(覃良笛),还有脸让任何女人再走进他的生活吗?从回到这个岩洞,他连续渡过了4个不眠之夜。他想这是因为对四个妻子的思念所致,的确,尖锐的痛楚无时无刻不在咬啮着他的心房。不过,直到第五天时他才意识到异常,因为连续四天的失眠竟然对他没有任何影响,他仍然精力充沛,思维比往日更敏锐,更飞扬。他很快找到了原因:窝格罗。窝格罗的白光时刻充盈着岩洞,这似乎是一个营养场,能维持他的思维不间断地无疲劳运转。此后几天他验证了这个猜想:只要他离开岩洞,就会恢复正常的睡眠;但如果浸泡在窝格罗的白光中,他就可以忘记睡眠,而且从不会感到疲劳。

    白光充盈之处也是一个强大的思维场,这个思维场一直在他的大脑之外飘浮,轻柔地抚摸着他,浸润着他,但并没有强行进入他的思维。不过,在偶然的碰撞中,外在的思维场也会短暂地闯进他的大脑。这时,在瞬间的一瞥中,他像走进了五彩缤纷、琳琅满目的宝山,各种超出人类想象的科技成果展示在那儿,就像伊甸园中挂满枝头的果实,可以随意采摘。这里有无重力飞行器,有物质瞬间传真技术,有透明及全景式思维共享,有虫洞跃迁技术,也有关于窝格罗本身的所有详细资料:窝格罗如何制造,如何达到近乎无限的信息存储,如何汲取环境能量而达到永生,外人如何与它进行活的交流,等等。不用说,这些内容对他极具诱惑力,他只要走进去随便翻看一下,就能让海人实现几十万年甚至几百万年的进步。有了这些科技进步,海人何止于当地球的主人,即使当银河系的主人也绰绰有余

    打住。你这个瘟神,改不了自己的本性么?他在心中恶狠狠咒骂自己。苏苏、索朗月和覃良笛的目光都在冥冥中温柔地看着他,但他觉得三双目光是六把赤红的剑,目光所罩之处滋滋地冒着青烟,而他心甘情愿地忍受着这样的烧烤,只有在这样自虐式的思想拷问下,他的心中才好受一些。

    乌姆盖娅经常来拜访他,不过从来不打问他与窝格罗交流的情况。但越是这样,拉姆斯菲尔越觉得该有所行动。半个月后,在对窝格罗的诱惑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后,他终于开始了同它的交流。外面是深夜,浪涛声通过长长的水下岩洞传进来,变成微弱的轰响。白光浸透了空气和池水,甚至浸透了岩石的洞壁。他走到窝格罗前,坐好,慢慢伸出手,把窝格罗抱住。就像上次那样,意识的洪流立即涌入他的大脑,他在瞬间跳进一个新的世界,一个高度文明的伊甸园。周围是无边无涯的果林,外星人类(鱼人)千万年智慧的果实都挂在那儿,任他采摘。目光只要略一滑动,对准了某个果实,他的思维就能以光速进入,遍览这项科技成果的所有秘密,直至最细微的技术细节。这些果实太诱人了,他会一个不留地采摘,然后送给

    但他及时清醒过来,摒弃了它们的诱惑。他说:我不要看这些,我要先看历史。于是,脑中的画面刷地变了,满目琳琅的果园很快消失,一条小径出现在视野中。这条小径就是鱼人的历史之路,他沿小径漫步走着,浏览着。当他愿意在某个时刻停留时,这个没有厚度的历史截面就会突然变成三维空间,可以让他进入并仔细审阅。白光的浸润使现实中的他失去了时间概念,他浸淫在思维场中,从容不迫地审查着几千万年的鱼人历史。

    在小径的初端,他看到了很熟悉的场面。一个蒙昧的动物种族(外星鱼类)慢慢开启了灵智,进化为人类,兽性慢慢消退而人性逐渐丰满。这个过程就如地球人类曾走过的路一样,只是时间提前了3000万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和地球人类一样,鱼人在进化中消退的兽性也以另一种方式顽强地存活下来:氏族间的仇杀、部族和民族间的战争、阶级之间的压迫和仇杀、家庭内的暴力、领土扩张如此等等。随着文明的进步,那个怪物――战争机器――越来越强大,越来越精致。

    他不想看这些,因为这些东西在地球人类的历史中太多了。他想知道的是,这个战争机器什么时候会寿终正寝。他沿着历史小径快速走着,一直到尽头才停下来。这个历史截面是外星人类的今天(即他们到达地球的时间),那时他们已经建立了高度的宇宙文明,该能抛弃强权和战争的诱惑了吧。截面变成三维空间,把一切细节展现给他,但看到的东西令他沮丧。那个怪物(战争机器)并没有死亡,反而更加强大。巨大的宇宙舰队以物质传真法瞬间出现在宇宙各处。他们碰到很多文明程度低下的星际种族,甚至是处于文明之前的高等动物(像地球上的海豚),于是便慷慨地把仁爱播撒给他们,对他们进行智力提升。被提升的种族对他们感激涕零,心甘情愿地接受他们的统治。文明的伊甸园在诗意中迅速拓展

    不过诗意马上就结束了。他们与另一个同样强大的邪恶文明(虫人文明)在宇宙中相遇,扩张之波的撞击很快演变成一场战争。他是隐形飞船奇里巴顿号的舰长,在一次极为机密的跃迁中来到了敌方的心脏玛加鲁尔星球。敌方完全没有察觉,他低声下达命令,把太空鱼雷对准这个星球。这是宇宙文明史中最可怕的武器,俗称摧星炮,一发鱼雷就能让
(第1/2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整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