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天下书库”,网址永远不丢失!

天下书库欢迎您!| 短信息| 我的书架| 会员中心

第一百九十五章 鸟尽弓藏(大结局)

(第1/4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整章阅读       
    经济海啸带来的影响,这个世界已经很少有人们值得相信的,但是有一种东西还是真的人们相信的,那就是在大难面前的人性。5月12日,这个平常的日子,中国的汶川发生了里氏八级的地震,汶川地震是自建国以来有记录最大的地震,直接严重受灾地区达10万平方公里,此次为逆冲、右旋、挤压型断层地震,造成地震的直接原因是印度洋板块向亚欧板块俯冲,青藏高原抬升汶川所致。

    此次地震遇难:69227人,受伤:374643人,失踪:17923人。为表达全国各族人民对四川汶川大地震遇难同胞的深切哀悼,国务院决定,5月19日至2日为全国哀悼日。在此期间,全国和各驻外机构下半旗志哀,停止公共娱乐活动,外交部和我国驻外使领馆设立吊唁簿。月19日14时28分起,全国人民默哀3分钟,届时汽车、火车、舰船鸣笛,防空警报鸣响。在5月19日至21日全国哀悼日期间,北京奥运会圣火将暂停传递。

    人定胜天往往只是我们喊出的一句口号而已,更多的时候大自然要想给人类惩罚,几乎每次都是覆灭型的。林洛刚刚在小麦期货上挫败了贺军和卡洛斯的联合攻击,因为贺军的自杀,林洛并没有从中得到任何的欣喜,反而增添了无限的惆怅,其中悔恨的成分也很多。汶川大地震的消息一开始,林洛的第一反应就是筹集自己个人可以动用的资金,在第一时间捐助了五个亿的个人资产。林洛选择的是秘密捐助,并没有透露自己地身份。他这样做并非是为自己增添名望,他只是在尽自己的一份心罢了。

    朱马也在第一时间联络了林洛,在表示了哀痛之后,朱马对林洛说:“林洛。我马上去找国王汇报,会尽我国最大地努力给予支援。”两天后。沙特以国王地个人名义捐助资金和物资合计五亿美金。成为报道捐助最多的国家。

    金融海啸伴随着汶川地震,可谓是多灾之年,全国人民共同努力,以神奇的力量度过了难关,林洛在之后又捐助了个人资产十个亿,当然还是匿名。

    奥运会顺利的召开,成为历史上空前成功的一次盛会。奥运会后,雷曼兄弟的破产加剧了美国次贷危机后经济的衰退,三大汽车公司也濒临破产边缘,美国推出了一系列的救助措施。但是依然如何男人的前列腺疾病一样不能畅通。而此时国际油价如同滑梯一样迅速下滑,从高点144美元直线下滑至不足50美元。世界的经济都受到了空前地危机,中国是此次危机波及最小的国家,如果说世界经济是肺结核,那么中国经济充其量只是感冒。

    第四次中美战略经济对话在美国马里兰州安纳波利斯闭幕。此次对话,中美双方在共同面对通胀威胁时,将形成利益大于汇率分歧的新局面。

    事实上,近日以来的中国外汇储备配置结构变化,也从一个侧面证明,中国已经用自己的行动承认了中美共同利益。在此之前中国经过连续两个月的增持。中国持有美国国债的余额再创新高。据美国财政部公布的数据,截至2008年9月末,中国持有美国国债余额为5020亿美元,首次站上5000亿美元关口。令人意外的是,关于外汇资产结构的这一重要数据在中国国内引起地反响并不热烈。媒体评论大多认为,尽管我国外汇资产配置的美国国债绝对额上升,但其在外汇储备中占比仍在下降,这种增持本质上不过是“进二退三”的常规现象。

    联想起2007年初。中国外汇储备的高增速曾引发了国内外关于中国外汇储备配置的诸多讨论。国内有建议通过增持美国国债成为美国最大债权人以实现国家利益的;有建议抛售美国国债加剧该国金融市场动荡的;当然,也有建议政府加快抛售美元,同时加大其他货币和商品储备的。

    而美国国债持有国,包括美国自己,也对中国地态度充满疑虑。外界担心。中国抛售可能会给身处次贷风波的“美国骆驼”带来“最后一根稻草”。中国外汇管理当局没有选择以邻为壑的策略,在平稳增加外币权益类投资的同时。对美国国债的投资仍维持在正常水平。“不抛弃,不放弃”,这也应该是一个新兴大国负责任地做法。

    林洛分析世界经济地运行逻辑,在布雷顿森林体系垮塌后,美元的本质已蜕变为美国政府对外签发地债权凭证,而美国国债则是美国“制造”的用来吸收过剩美元的一种金融产品。上世纪90年代后期,随着美国产业空心化和经济虚拟化,世界经济运行逻辑进入了一个新的模式——美国签发美元作为债务凭证,通过国家负债方式直接交换其他国家商品;然后,其他国家再将过剩美元投资于美国资产。

    这个游戏有赖于美国资产和资本市场的稳定,更有赖于世界对美国国家实力的信心。正是这个有些类似纯忽悠的“新玩法”,逐步将世界经济拖入到了今日泡沫化的境地。所以,世界各国对美元恨多于爱,依赖多于无奈。

    作为由美国做局的这个新游戏的新玩家,中国利用欧美大国的经济强势和外需扩张,渐次成为新兴经济大国。作为意在和平崛起的大国,中国似乎有足够多的理由和热情创造新秩序。但是,这里必须注意一个基本前提
(第1/4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整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