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天下书库”,网址永远不丢失!

天下书库欢迎您!| 短信息| 我的书架| 会员中心

第三十出 释疑

(第1/2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整章阅读       
    【忆莺儿】[外冠带,引众行,唱上]兵燹稀,甘雨肥,未及瓜期诏已催,带便还乡昼锦衣。新花拂旗,新沙筑堤,宦囊不重肩夫喜。鹤相随,破琴犹在,依旧载将归。下官詹烈侯,复任西川,未及一载,蒙圣上俯鉴微劳,加升大司马之职,钦召回京,带便从故乡一过。左右的,此处到家,还有多少路?[众]只得一站了。[外]这等快些趱行,今日定要赶到![齐唱宦囊二句下]

    【燕归梁】[老旦上]先到华堂等客归,羞老鬓更蓬飞。[副净衣巾,同丑上]阿姨新做状元妻,重见面,愧前非。[老旦]老爷今日回来,老身一家先到公厅等候。柳夫人与他女儿女婿想必也就来了。

    【前腔】[小旦上]膏沐新添媚远归,重学画少年眉。[生冠带,同旦上]带成婚媾转相宜,亏阿丈赚良媒。[老旦、小旦先见介][小旦]女儿女婿成亲之后,还不曾见你,如今请坐了,待他们拜见。[老旦]等老爷回来,一齐拜罢。[生]这等先见常礼。[生、旦见老旦介][副净、丑见小旦介][生、副净相见介][旦、丑相见介][老旦]你们今日顺便相见,只当会亲。大小姨夫、大小姨娘,都见一见,省得东躲西躲。[副净见旦,旦作恼容,回礼介][生见丑,丑作笑容,回礼毕。各惊介][生背介]这位大姨,好象在那里会过一次的?待我想来[想介][丑背介]小姨夫的面貌,与去年进来的人,生得一模一样,这一回更觉得标致些。[生]好奇怪!我恍恍惚惚记得在京中那个所在,相会一次,为甚么再想不起来?

    【渔灯儿】真怪异,既是上林花,为甚的向向此处栽移?是了,我记得初报状元的那一晚,曾做个恶梦,梦中的人就是这副嘴脸。记在恶梦里,受伊行无限凌亏。且住,梦中的人就是去年相会的詹小姐了,难道去年见鬼,如今又见鬼不成?待我问夫人。[对旦指丑介]夫人,那边立的,还是人,还是鬼?[旦]是我家姐姐,你怎么说起鬼话来?[生]这等我去年不曾见鬼,就是见了这个象鬼的人,分明是这个似鬼人儿把我迷,冒神女把夜叉相替,到今日鬼和神相对难欺。[旦]你仔细看一看,又不要认错了人。[生]一毫也不错。[老旦对小旦介]前日女儿女婿成亲,不曾送得喜酒,今日有一杯清茶奉献。叫丫鬟拿茶来![净捧茶上]和气人家无大小,不防乳母代梅香。[见生,各惊介][对丑介]小姐!那分明是去年进来的人,你可认得?[丑]面貌虽是一般,觉得去年的还没有这等标致。[净]去年是戴方巾,今年换了纱帽,自然一发标致了![丑]有理。

    【锦渔灯】天生就他娇面孔,原先美丽,况戴着俏乌纱更长风姿。去年若不是你冲散了好事,今日这个诰命夫人,一定是我做了。都是你夺去花封送阿姨,致今教我睁白眼妒人妻。[生背对旦介]夫人,如今不但假莺莺认出来,连假红娘都认出来了![旦]在那里?[生]方才捧茶的那一个就是。[旦]原来是他们串通诡计,冒我名头,做出这般丑事,累我受此奇冤。我如今说与母亲知道,当面对他讲个明白,肉也咬他几口下来![欲行,生扯住衣袖介]夫人,这个断使不得。你若与他争论起来,戚公子听见,说我调戏他的妻子,这场怨恨怎得开交?[旦]这也顾他不得。[洒脱衣袖,对小旦介]母亲有一句新闻,说与你知道。[扯小旦,附耳说话;生慌介]他母亲知道,一定要做出来了。这桩事怎么样处?[副净背介]你看他娘儿两个,唧唧哝哝,把手指着我家娘子,只怕是看荷花的事情发作了。他若与我娘子面质起来,老韩听见,说我调戏他妻子,这场怨恨,怎得开交?小旦听毕,高声介]原来有这等奇事,好没廉耻的女儿![生、副净各慌介][副净背介]我说不停当,如今怎么了?须要生个法子,骗老韩出去,不等他听见才好。[生背介]我说不停当,如今怎么了?须要生个法子,骗老戚出去,不等他听见才好。我有道理,[对副净介]老襟丈,如今岳父快到了,我们同到郊外去接他一接,何如?[副净大喜介]妙!妙!妙!小弟正有此意,我们两位新娇客,莫管他家闲是非。[同下][小旦对老旦介]亏你有本事,养得这样好令爱出来![老旦惊听介]

    【锦上花】[小旦]一羡你肚皮,二羡你教法奇,生这风流令爱,倒会讨便宜。[老旦]我晓得,你的女婿是个状元,如今要压制我么![小旦]一愧我命运低,二愧我福分微,招得个状元女婿,又有了前妻,把封诰送还伊。[老旦]有话明讲,不要语中带刺,讨人的便宜![小旦]我正要和你明讲,去年清明时节,你家女婿,拿一个风筝,央我家女婿画。我家女婿懒得画,题了一首诗在上面。你家女婿放断了线,落在我家。我见上面有诗,教女儿和了一首,不想被你家女婿讨了出去。后来我家女婿也放风筝,也断了线,又落在你家,你的好令爱,就想做起风流事来。你做风流事也罢了,为甚么假冒我家女儿的名头,约他进来相会?我家女婿,想是见他忒标致了些,吓得不敢动手。谁想你家令爱,做湖州船倒撑起来,做出许多怕人的光景,弄得我家女婿,抱头鼠窜。今年他在京中,戚公替他聘了我家女儿。他前日回来做亲,只说还是那一个,怒
(第1/2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整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