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天下书库”,网址永远不丢失!

天下书库欢迎您!| 短信息| 我的书架| 会员中心

第四十九章

(第1/2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整章阅读       
    「祖母!」徐立轩跪倒在老人身边,哀哀地叫一声,什么要娶初宁的话也说不出来了。一路来的决心,在这瞬间都被冲垮。

    他从来没想过,这样会害了初宁,他不过是喜欢她。

    「你母亲那里,宁可上吊自尽,都不会叫你娶她的……」老人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头,无数的劝说最终化为一声叹息。

    「那难道我就要将喜欢的人拱手相让吗?您劝我,是同意三叔父娶她了吗?!」

    徐立轩扑倒在她脚边,额头抵着她膝盖,声音低哑绝望。

    徐老夫人目光虚虚地看向远方,但哪里有什么远处,被厚厚的帘子隔挡着,什么都看不见。

    她闭上眼说:「手心手背都是肉,我能同意谁?只能让她当这恶人了。」

    小姑娘如若懵懂,不管嫁了叔侄哪一个,这家都完了。

    她们徐家已经有一个不懂和丈夫同舟共济的媳妇,难道还要再添一个只懂躲在丈夫羽翼之下求庇佑的媳妇吗?

    所以,让小姑娘当个恶人吧,她也当个恶人,看看小姑娘到底哪点值得儿子句句维护。不是才十三吗,她也还能活着看个几年的。

    徐立轩仍发怔地跪着,他祖母是谁也不同意吗……或者这比同意三叔父强一些?

    他听着车轮碾过石板地的声音,初宁的面容在脑海里越发清晰。

    初宁这几天忙得脚不沾地,先是把自己的箱笼收拾好了,又跑到徐砚那里,帮着给他打点。

    穿的、用的、甚至连他平时常翻的书,都要全部带走。

    徐砚坐在炕上,靠着石青色的迎枕,瞧着小姑娘像春日里的彩蝶一样,一会扑这儿了一会飞那处了。看得简直要眼花缭乱。

    他终于看不下去了,在她经过身边的时候,抬手就拉住人,扯到身边坐着:「别忙活了,你这是要把所有东西都搬回去吗?这一只船,还能够吗?」

    光是衣裳就收了七八箱。

    初宁不赞同地说:「我们回去路上得走小半月吧,回到京城怎么着也得住小半月吧,再回来呢?这些时间加起来,不多备些,怎么能够。」

    「所以,你是准备一路走,穿一件扔一件?不然,我能换得完这七八箱的衣裳?」

    哪里就一路走一路扔!

    「您可不能这样败家,您又忘记当年吴世子来要帐的事了?您还得留着银子,以后贴补儿孙呢!」

    小姑娘义正言辞的,徐砚真被她打败了。

    他再败家也没有她这样金玉养着,光是花她身上的银子,一个月的就都够抵这七八箱衣裳了。居然还敢提她以为的误会。

    他真不该接那五百两银票的,这事怎么都揭不过去了!

    但他又喜欢她事事操心,都操心到他儿孙上头了。徐砚就随手撩了她肩头的一缕秀发,握在指间把玩,挺认真地说:「左右你要贴补我的,我还怕儿孙没得人贴补吗?」

    初宁闻言瞪大了眼,徐三叔又在和她扯歪理!

    她一把抢回自己的头发:「我还得管您一辈子不成?!」

    徐砚眼角就微微一挑,啜着笑,眸光温柔地看她,比三月春风还要和煦。

    他不说话,笑意中藏着什么,眼神里也藏着什么,莫名就让初宁心头一跳。再想到自己脱口而出的话,脸颊上就一点点升起热度,被他朦朦胧胧的暗示撩拨得口发干。

    初宁蹭一下站起来,伸手拿了炕几上的茶杯灌了一大口,在徐砚坐直身子,给她再倒茶的时候却转身就跑走了。

    徐砚看着手中的茶壶,沾有淡淡胭脂的茶杯已没了主人,轻柔的
(第1/2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整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