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天下书库”,网址永远不丢失!

天下书库欢迎您!| 短信息| 我的书架| 会员中心

第五十一章

(第1/2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整章阅读       
    时砚沉默了半天,殷红豆以为他走了,压着嗓子喊了两声,时砚小声斥道:「六爷不准,你走吧!」

    殷红豆听到一阵浅浅的脚步声,她也就去了廊下坐着。

    已经入夏,殷红豆穿了一件单薄的碧绿裙子,还是有些燥热,她去寻了把扇子打,靠着廊柱,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殷红豆睡醒的时候,天色暗了,她一摸双臂,冰冰凉凉的,她站起身,贴着窗户往里看,却看不清楚,她伸了个指头点在窗户纸上,犹豫着要不要戳破一个洞,或者用树枝戳,会安全一些,里边忽然传来低沉的声音:「你若敢戳,我就叫时砚用深色绸布糊上。」

    「……」

    他坐这儿呢。

    傅慎时说话说得很慢,但声音沙哑的很,仿佛很疲倦。

    殷红豆蓦然心疼,当然也不去戳了,靠着墙壁问他:「现在怎么样了?」

    傅慎时也披头散发地靠着墙壁,下巴微扬,喉结突显出来,上下滑动两下,他睫毛轻轻地颤着,唇齿微张,吐了几口气,才道:「热,痒。」

    还特别想抱她在怀里,那样肯定很舒服。

    殷红豆绞着袖子,不知道说什么话才能安抚他,她很平静地同他商议道:「让我取你的痘浆吧。」

    傅慎时紧闭了一下眼,睫毛根部紧成一条线,他道:「红豆,你实在不必。」

    殷红豆双手扶在墙上,道:「我跟你解释过了。而且我问了胡御医,接痘之法是有人在用的。」

    傅慎时扬着唇角道:「胡御医还说了,只是听说而已,没见过。」

    「我认定这个法子,我迟早会用的。」

    傅慎时蓦然睁开了眼,声音又冷又冰:「红豆,你从前不是这样。」

    她从前多爱惜生命和尊严。

    殷红豆知道他有些恼了,耐着性子解释道:「你也知道我是什么样,不会轻贱自己的性命。天花之狠毒,众所周知,我若接成功了,免于一死,否则传到城里,我也只有等死的份儿。」

    傅慎时不说话。

    殷红豆又道:「能成的,肯定能成,不过时间早晚。」

    「那我也不想看着你先接,等有人接成了你再接。」

    殷红豆心里着急,她早些接成了,也许还能照顾他几日。

    傅慎时还是不肯,便不说话了,殷红豆轻轻敲了敲窗,他不搭理,她还以为他又走了。

    殷红豆垂头丧气地靠在墙上,肚子也饿了,咕噜咕噜地叫着,一连叫了好几声,她动也不动一下。

    傅慎时的声音又传了出来:「你去用膳。」

    「……」

    殷红豆对着窗户道:「你一直都在?」

    傅慎时没说话。

    殷红豆抱怨道:「在你怎么也不说话!」

    「去用膳。」

    殷红豆又好脾气地问他:「你想吃什么?我去做。」

    「你做什么,我就吃什么。」

    傅慎时现在饮食当然宜以清淡为主,殷红豆便去煮了粥,今儿早外边送进来的青菜和瘦肉,煲了一大锅,送到门口,叫时砚来来取。

    殷红豆也端着粥,站在窗外吃,傅慎时和时砚在罗汉床上吃。

    殷红豆尝了一口,觉得不咸不淡,刚刚好,就问傅慎时:「粥还行吗?」

    傅慎时过了一会子,才回答:「还行。」

    殷红豆舀了粥,没送进嘴里,而是问他:「又难受了?」

    傅慎时坐着,捏着拳头,皱着脸,宁心静气了一会子,等身上不痒了,才重新拿起勺子,答道:「太淡了。」

    「……」

    殷红豆有点儿气,又有点欢喜,他少难受一点,她就开心一点。


(第1/2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整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