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天下书库”,网址永远不丢失!

天下书库欢迎您!| 短信息| 我的书架| 会员中心

第四十七章

(第1/2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整章阅读       
    其实已经晚了,若朱墨所言不错,方才她宽衣的风光已被此人尽收眼底。想到此,楚瑜就恨不得将朱墨两汪贼兮兮的黑眼珠挖出来才好。

    朱墨似乎专程为调戏她而来,专拣有的没的说:「你不是一向最正经的么?如今有个男人凭空闯到你房里,怎么你也不叫人?」

    楚瑜剜了他一眼,她还没这么笨,小题大做坏了自己闺誉,何况这登徒子还是自己名正言顺的夫婿,传出去也只会夫妻俩一同出丑而已。

    她这样镇定,朱墨反倒不好接茬了,搭讪着上前道:「我帮你搓背吧。」

    楚瑜觉得自己的心已经很累了,连拒绝都懒得拒绝,有气无力的点了点头。

    澡豆和胰子的香气渐渐在室中弥散开来,楚瑜感到自己纤直的后背被那人宽大的手掌轻柔抚慰着,关窍里仿佛通了一股暖流,四肢百骸无不舒坦,这朱十三,伺候人的本事还真周到,他应该入宫做小太监才是!

    楚瑜恶趣味的想着,忽觉肩胛上的蝴蝶骨被人用力摁了一下,麻得她嘤咛出声,恼怒回头瞪着那人。

    朱墨淡然说道:「手滑了。」

    楚瑜表示怀疑,总觉得他识穿了自己脑子里那些不怀好意的想法,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水尚热,楚瑜还想多泡一会儿,朱墨却于无所事事中献起殷勤来,「要不要我替你洗头?」

    沐发的香膏就摆在架子上,朱墨索性搬了张小杌过来,一手托起她的头,一手就将榆木瓢舀起热水往头发上淋。

    他轻轻揉搓着,一边赞道:「夫人的秀发细腻茂密,是我生平见过最好的头发。」

    真是狗改不了吃屎,这关口还想用甜言蜜语来麻痹她。楚瑜连眼皮都不掀一下,若无其事问道:「你还给别的女人洗过头吗?」

    「有啊。」朱墨的语气十分坦然。

    还真是一点愧疚之心都不带呢,楚瑜有些生气的想着。她到底有些好奇,「那人是谁?」

    「是我母亲,」朱墨平静说道,「我也只给她洗过一次头,她在我很小的时候便去世了。」

    楚瑜蓦然有些不安,她忆起朱墨清苦的身世,那是她从来不敢接触的秘密。

    楚瑜本想和他继续抬杠的,眼下只好收声。

    丰盛的泡沫用清水淋洗干净,朱墨又拿干毛巾替她将头发绞干,末了道:「要不要我服侍你穿衣裳?」

    楚瑜的脸被水汽蒸得雪白,两颊却泛出桃粉颜色,不知是热的还是羞的。她恶狠狠道:「你转过身去。」

    朱墨嘀咕了一声,「看看又不会少块肉,你身上哪一寸地方是我没瞧过的?」

    到底还是老实的侧过身量。

    楚瑜恨不得将这满嘴荤话的登徒子掐死。她格外警惕,眼瞅着朱墨身形纹丝不动,这才稍稍放心,从浴桶里站起身来,胡乱用毛巾擦干,草草将亵衣往身上一裹,正要催他出去,谁知房门猛地被人推开,一个圆盘脸的丫头进门道:「六姑奶奶您还没洗好么,要不要婢子再掺些热水来?」

    楚瑜的心几乎提到嗓子眼,目光斜斜向后瞥去,见已不见了朱墨踪影——不知是又爬到房梁上,还是从哪个墙缝里溜走了。

    楚瑜舒了口气,凝声道:「不用了,我这就出去。」

    这丫头也够没眼色的,贸贸然就敢破门而入,的亏朱墨机灵,不然被人瞧见,成什么话?两口子在家中还没闹够,到娘家也不安分,传出去会被人笑掉大牙的。

    楚瑜拖着湿哒哒的身子回到闺房,一路上提心吊胆,生怕朱墨跟上来。

    幸好并没有。

    一直到半湿的头发
(第1/2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整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