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天下书库”,网址永远不丢失!

天下书库欢迎您!| 短信息| 我的书架| 会员中心

第四十八章

(第1/2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整章阅读       
    君子一诺,驷马难追,谅他也不敢食言。楚瑜于是美滋滋的盘算起以后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光景来。呀!想想还有点小期待呢。

    回去之后,朱墨便命人叫了顾大夫来家中。胡子花白了的老大夫细细验过脉,捋须说道:「往来流利,如盘走珠,是滑脉,夫人您的确有身孕了。」

    楚瑜吃过这老家伙的亏,难免有些提防,因追问道:「果真么?」

    顾大夫很不高兴她的质疑,生气道:「老朽开门问诊数十载,方圆百里莫不有口皆碑,夫人若觉老朽验的不准,只管来砸宝芝堂的招牌便是。」

    气得这老儿狠发毒誓,楚瑜才心满意足地给了诊金,命人好生送他出去。

    没多久,楚夫人有孕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朱府,下人们齐齐过来道贺,楚瑜也宽宏大量的让两个丫头给了他们赏银。就连一向自恃身份的南嬷嬷都耐不住煎熬,蝎蝎螫螫的跑来,老着脸过问一声。

    楚瑜始终觉得这婆子将朱墨当儿子看待的,那么,兴许她把楚瑜腹中的孩子也当成了自己的孙儿?虽说有些啼笑皆非,不过多有人疼惜这孩子总是好事,楚瑜也就不计较许多了。

    霎眼秋去春至,楚瑜的身子看着看着臃肿起来,脸上也多添了二两肉,俨然便是一轮满月。唯一值得高兴的是胸脯也鼓胀了些,不像从前那般空洞寂寞了,不过和浑然的肚子与颤颤巍巍的步态比起来,楚瑜觉得损失还是大于收获。

    在这样的情形下,楚瑜当然不愿意出门。

    朱墨盘膝坐在榻上,耐心为她揉捏浮肿的脚脖子,一边谆谆的劝解,说等孩子生下来,她自然而然的会恢复原来的身形,但是这种话不能给楚瑜足够的安慰——朱墨自己又不曾生养过,他的话可信才怪呢!

    闲暇无事,楚瑜就让朱墨去外边的旧书摊买来一箩筐的话本子,每日津津有味的翻看着,借以消磨时间。这一日她却合上书页,一脸幽怨的看着自家郎君,「朱墨,往后我若是难产,你记得一定要让他们把孩子保下来,这可是咱们唯一的骨血。我能为你们朱家传宗接代,也算得有功之人了,逢年过节,别忘了为我烧一炷香,九泉之下我才能瞑目。」

    「好好的说这些做什么?」朱墨皱眉,扬手将她手里的话本夺过来,一见颇为无语。果不其然,她这番话与故事里那妇人所言如出一辙,现在的书生真了不得,什么乱七八糟都敢往纸上瞎写。

    楚瑜犹自沉浸在荡气回肠的情节中,没感动别人,倒是感动了自己。她牢牢抓着朱墨的手,「你要是再娶,一定得找那性情和顺的做续弦,可别寻那口蜜腹剑之辈,你要是敢帮着她欺负咱们的孩子,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得,倒变成志怪小说了。朱墨这次毫不客气的给了她一个暴栗,恨恨说道:「少说废话!你死了,我哪里还能活,你想咱们的孩子孤苦无依么?」

    楚瑜捂着脑门呼痛,她觉得很冤枉——的确存在这种可能性嘛!哪怕不是从书上看来,她往日也听人说了不少,这女人生孩子,如同半只脚踩进鬼门关里,什么都有可能发生的。楚瑜不敢放大心中的恐惧,只好用类似玩笑的方式纾解压力罢了。

    朱墨按着她的肩膀,定定说道:「阿瑜,你信我,你一定会平平安安的。无论是你,还是咱们的孩子,我不会让你们发生任何事。」

    楚瑜微微阖目,最终却是一言不发的埋入朱墨怀中。她理当相信这个男人,无论现在还是以后,他将是她们母子唯一的依靠。

    楚瑜临盆那日,朱府比之往日犹为热闹非凡。朱墨为保万一,亲自去国公府
(第1/2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整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