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天下书库”,网址永远不丢失!

天下书库欢迎您!| 短信息| 我的书架| 会员中心

第二十九章

(第1/2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整章阅读       
    「都是干厨子的,也不是瞧扁蔚娘,倘若是封个什么贵妃,还没那么惹人闲话,皇后可是一国之母啊!说出去,我们玄雀国的子民还抬得起头吗?」

    「可不是嘛!太不象话了!」

    不敢再往下听,易银芽忍住眼底的热雾,走在曲折的宫中回廊上,身旁来去的宫人有说有笑,听入耳中,都像是在嘲笑她似的。

    不会的,不要想太多,只要可以守在濬哥哥的身边,不管摆在眼前是多大的困境,她都会勇敢跨越。

    易银芽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强颜欢笑的继续朝尚书房走去。

    等走到尚书房门前,才发现眼泪已经落下,都滴入冒着腾腾热烟的蔘汤中。

    她拉高窄袖,低头抹去两眼的泪。

    糟了,这可是要端给濬哥哥补身的蔘汤,现在却让她的眼泪弄脏了。

    可是,这是她千方百计,好不容易才能亲手熬煮的……

    易银芽站在尚书房门口,犹豫着,究竟该不该将这碗加了她眼泪的蔘汤端进去。

    与此同时,尚书房中,断断续续传出谈话声。

    易银芽无心偷听,但是因为站得离书房的门太近,自然全都落入她耳中。

    「难道皇上真的打算立易银芽为皇后?」

    这么激动的声音,自然是霍予申,易银芽一下子就认出来。

    端着蔘汤的两手隐隐在发抖,她不知道是该留下来继续偷听,还是应该转身离开,来个耳不听为净。

    「玄雀国可以成功复立,都是银芽的功劳,你们比谁都还要清楚,忍辱负重的这段日子,一直是谁陪在朕身边吃苦,你们也很清楚。」

    尉迟濬的声音紧接着霍予申之后,淡定不乱的飘出尚书房。

    「正所谓糟糠之妻不可弃,更何况在朕心中,银芽是唯一的结发妻子,她不是糟糠,而是将要坐镇中宫的皇后,朕绝不容许有人看轻她。」

    简单一席话,道尽尉迟濬想立易银芽为后的决心,就算是长伴身旁多年的左右手阻挠,他也断然不会妥协。

    易银芽咬唇,端在手上的蔘汤已经半凉,泪水却停不下来,就像昨晚下的那场雨,一直落。

    濬哥哥真的很爱她,也很袒护她,甚至不惜跟左右手闹翻,她何德何能啊……

    低下头,易银芽抽抽鼻尖,心儿半暖半凉,手上的蔘汤怕是没法儿端给濬哥哥喝了,整碗蔘汤都被她的泪水打坏了。

    既然霍予申在,想必匡智深也在,这两人向来就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

    果不其然,易银芽才这样想着,匡智深的声音便跟着响起。

    「陛下的心意,臣等自然比谁都清楚。这几年,银芽姑娘跟着佣兵队一起上山下海,还不辞辛
(第1/2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整章阅读